華夏幸福產業發展這些年

2019-12-23 19:451932互聯網未知

從城市群到都市圈,中國城鎮化進程正在趟進深水區。如果說過去十年,是中國城鎮化的狂飆年代,那么如今,互聯網與科技創新大潮來勢兇猛,城市走上了愈發精細、可持續的產業發展路徑。

一方面,勞動力的聚集與空間的不斷外延已經搭建好了城市發展的龐大骨架;另一方面,產業結構的升級與科技創新的崛起,正在重新構筑城市轉型升級的脈絡。沒有人能準確把握未來世界發展的命脈,但不可否認的是,城市轉型與產業升級緊密相連,產城融合共生的黃金時代到來了。

華夏幸福產業發展這些年

城市空間重構與產業演進

數據統計,全國大大小小31個都市圈以4.5%的國土面積承載了32%的人口,也同時承載了中國80%的上市公司和90%以上的獨角獸企業。2015年之后,中國新增的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85%都集中在都市圈。

大城市難以抗拒的向心力,一方面將人口與資源不斷向中心城市匯聚,另一方面也推動著城市空間的不斷外延與重構,流淌出產業演進的圈層脈絡。

利潤的天然導向決定了企業必然追求單位空間的高價值和生產經營的低成本,兩者博弈形成適合自身價值創造力的最佳區位。服務業及高新技術等高利潤率產業的不斷涌入與快速發展,將原本占據城市核心地段的工業企業擠出圈層,低利潤率產業逐漸向郊區甚至遠郊遷移。

尤其是在2009年之后,集成電路、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節能環保、新材料、新能源、航空航天、高端裝備制造等領域迎來集中大爆發。隨之而來的是全國產業鏈條的重構和洗牌。

一方面,金融、商貿、總部經濟等高附加值產業依然固守城市核心區;另一方面,制造業以及高新技術產業則依照對核心區的依賴度與對土地空間的需求度,從內而外按產業附加值高低梯度布局,都市圈產業逐漸走出“三二一”的逆序化分布規律。

產業的演進也正在改變著城市空間的存在形態。于是,我們能看到越來越多的中心城市開始講區域布局,講產業分工,開始將產業發展的交接棒遞到了周邊區縣的手上,繼而衍生出一批又一批節點城市和微中心城市。這其中,產業新城已然成為承接中心城市產業轉移或培育全新產業形態的重要載體。

曾經是傳統農業縣的河北固安,一度走在環京縣城經濟發展的中下段。然而借助京津冀重大發展機遇,曾經的農業縣已經成為一顆璀璨的京南明珠,在固安產業新城的帶動下,形成新型顯示、航空航天等新興產業集群,并逐漸培育以“京南科創谷”為平臺的科技服務新業態。

浙江嘉善依托臨近上海的優勢地理位置,扮演著長三角科創人才平臺的角色。在嘉善產業新城,科技研發、軟件信息、影視傳媒、商貿服務四大產業集群正在形成,創造出超360億元的招商引資額。而位于江蘇南京的溧水產業新城,如今也已經成長為聚焦研發和制造的智能網聯汽車鎮。

不斷裂變與演進的產業集群已經沿著城市發展的脈絡逐漸外延,僅僅只是將某段精細化的生態鏈條集中落地,就能夠堆疊起區域發展的高峰。

華夏幸福產業發展這些年

區域崛起背后的「操盤手」

無論是產業新城標桿的固安產業新城、擁有首個國家級商業航天產業基地的武漢國家航天產業基地,還是與之有著相同崛起路徑的沈水、大廠、香河、來安、舒城、武陟等地的產業新城……這些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的推進,都折射出產業新城運營商華夏幸福的長遠規劃。

不同于過去那種“圈一片地,布幾個產業、發展一批企業”的傳統產業園區開發模式,華夏幸福開發運營的產業新城,從產業研究規劃到集群聚集,從載體建設到服務運營,都要經歷科學嚴謹的量身定制。

同時,不同區域、不同類型的產業新城都有自己的產業稟賦和發展訴求。華夏幸福在“產業優先”的發展策略之下,結合區域特色反復推演設計,敲定因地制宜的產業規劃和產業集群方向。

在汽車產業基礎得天獨厚的沈陽,華夏幸福往蘇家屯導入的就是汽車及零部件產業集群;在擁有影視文化優質資源的大廠,產業新城的定位就是京津冀文創產業的新高地;而輪到擁有人才優勢和交通樞紐地位的武漢 ,華夏幸福打造的就是我國首個國家級商業航天產業基地。

在因地制宜完成區域產業設計之后,接下來該引進哪些企業,怎么引進,都是關乎產業新城是否具有持續生命力的關鍵。在這一步,華夏幸福的打法是充分發揮龍頭企業的帶頭作用,推動產業集群高質量發展。

華夏幸福以“產業優先”為核心策略,采用全球招商、大數據庫、產業合作、投資并購等方式不斷為合作區域導入龍頭項目。充分發揮龍頭企業在資本、資源、市場等層面的優勢,與行業翹楚、科研院所、研發機構深度對接,開展戰略合作,推動產業鏈上下游企業集聚,形成產業集群。

比如,華夏幸福為固安產業新城導入維信諾、京東方、鼎材科技、翌光科技等新型顯示企業,千億級新型顯示產業集群規模初現;以大數據與云計算為基礎,推動懷來產業新城軟件與信息服務產業“1+5”和大數據與云計算產業“1+3”建設等等。

為了提高招商的精準度與先進性,華夏幸福結合人工智能與大數據技術自主研發出“產業大數據”招商平臺,在行業內首次將產業鏈進行深度細致的賽道分解,它擁有近3500萬家企業11.5億條動態數據,以“產業可視化地圖、產業智囊APP、產業在線研究、產業數據服務端”為核心的四大產品體系,為企業投資選址和區域產業發展提供高效服務。如今,華夏幸福“產業大數據”的效用開始逐漸顯現,直接為其參與投資建設運營的產業新城項目的產業發展和招商提供了支持。

華夏幸福產業發展這些年

創新生態鏈上的「服務生」

然而筑巢引鳳僅僅是產業發展萬里長征的第一步。如何在產業與產業好之間實現互聯互通,如何做到生態鏈條上的可持續,如何挖掘出區域轉型進步的內驅力,都是產城建設任務中的重中之重。

競爭戰略之父邁克爾·波特曾經把一個城市的發展分為四個階段:第一是要素驅動,第二是投資驅動,第三是創新驅動,第四是財富驅動。成功引入產業集群和投資資本的華夏幸福,開始把目光放在尋找持續迸發動力的創新源上面。

一方面,華夏幸福與全球創新智慧對接,促成價值鏈上各環節間更緊密的聯系,使尖端科研與市場應用之間的技術落地轉化過程更加順暢。

另一方面,從創新的根源出發,華夏幸福開始大力推進產學研用一體化,建立“孵化器-加速器-專業園區-產業新城”的產業培植鏈條,通過孵化器、校企合作平臺、研發機構等多層次創新平臺體系加速成果轉化,推動全球科技創新成果落地產業新城。

幾乎每一項引領前沿的創新科技,都會經由這樣一條完整的培植鏈條,在華夏幸福運營的產業新城里“落地生根、開枝散葉、開花結果”。

因地制宜的產業結構設計、龍頭引領的高新產業集群與貫穿研發到落地的創新驅動鏈條一起,構筑起了產業新城所在區域可持續的區域創新生態圈。在這其中,完成了頂層設計和底層搭建的華夏幸福,并不以建設者自居,而是開始扮演起「服務生」的角色。

大到企業具體選擇哪處落址、需要哪方面的投融資幫助,小到某項技術該走怎樣的專利申請流程、享受哪條優惠政策,產業成長路上的每一處環節都在華夏幸福的服務范圍當中。

從創新孵化、投資咨詢到產業招商和運營服務,全業務鏈條設計背后支撐的是華夏幸福內外兼備的知識儲備力量。于內,華夏幸福擁有專業的產業發展和服務團隊,他們之中既有曾服務于國內頂級區域招商機構,具備高水平的統籌招商能力的專業成員,也有不少來自于各行業的專家。于外,則是與太庫科技、火炬孵化、伙伴地產等達成合作,形成有效的能力替補。

華夏幸福甚至總結出了 “產業規劃、選址服務、全球資源、行業圈層、金融支持、專業載體、一攬子政策、全程服務”等全方位產業發展生態體系,實現產業新城精準招商。決心從企業發展需求出發,依托專業產業服務團隊和全國布局優勢,為企業提供空間選址、生產要素支持、人才培養支持、專利保護支持、政策申請、市場對接、生活服務配套等綜合解決方案。

從產業研究規劃到因地制宜搞開發,從導入龍頭企業到挖掘創新源,當其他建設者剛剛踏上產城融合發展的賽道之時,華夏幸福已經在這條道路上走了十七年之久。截至2019年6月,華夏幸福已為所在區域累計引入簽約企業超2000家,累計招商引資近5000億元,真正實現以服務推動產業落地,以產業帶動區域發展。

Copyright © 2002-2013 Copyright © 2012-2018 www.gfopsa.live 中國旅游新聞網_跟著中國旅游地圖一起行走在路上 版權所有備案號:滬ICP備11049360號-1  
服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今晚上四不像图 正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