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蓓露:被控傳銷式壓榨代理商 躲避監管涉嫌逃稅?

2019-12-05 09:442866輿情觀察網網友

以“國內首創極簡護膚品牌”為理念的黎蓓露在朋友圈開始大行其道。產品號稱安全有效,流水額30億,復購率達90%。那么真實的情況到底如何?

功效存疑,涉虛假宣傳


黎蓓露的宣傳資料宣稱,不同于傳統的護膚品添加大量的多種復合化學物質,黎蓓露摒棄了對肌膚有害的成分和添加劑,實現“化簡為美”的護膚之道。但實際上,黎蓓露的產品也有含三十多種成分的,并非款款“極簡”,比如“黎蓓露舒緩修護面霜”標識出來的就有31個成分。



例如在黎蓓露益肌煥顏生物纖維精華面膜網頁廣告中,該產品“明星成分是:EGF,B5,神經酰胺1,神經酰胺2;作用是:舒緩敏感肌膚,亮白膚色,修復痘印。”但是在2019年1月開始,國家藥監局明確規定:“EGF不得作為化妝品原料使用。在配方中添加或者產品宣稱含有人寡肽-1或EGF的,均屬于違法產品”;宣傳“亮白”的化妝品應該有特殊用途化妝品生產許可證才可以生產銷售的。在配方中添加或產品宣稱含有人寡肽-1或EGF的,均屬于違法產品。



在另一款產品,黎蓓露逆時光艾地苯密集精華的廣告中,赫然寫著“醫學認證 最強抗氧化劑”和“1.5%艾地苯”。據悉,艾地苯又稱艾地苯醌或羥癸基泛醌,和輔酶Q10同屬于泛醌類化合物,都是一種脂溶性的抗氧化劑。也確實具有不錯的抗氧化效果。但“醫學認證最強”這個說法是哪里來的呢?是誰認證的,又是怎么證明“最強”的呢?且根據廣告法規定,產品宣傳廣告語中禁止出現最高級,以及對于化妝品和護膚品具有暗示功效的詞匯。同時也有不少消息稱艾地苯成分容易致敏,會造成接觸性皮炎。


此外黎蓓露經銷商對外明確表示黎蓓露為藥妝品。但是在2019年1月10日,國家藥監局化妝品監管司對“藥妝”、“藥妝品”、“醫學護膚品”等概念重申,指出中國不存在“藥妝品”概念。宣傳“藥妝”、“醫學護膚品”概念屬于違法行為。


值得一提的是,經查,黎蓓露品牌歸屬于廣州黎蓓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大部分產品都是由廣州櫻奈兒化妝品有限公司生產的。但是在2018年8月1日,在廣東省藥監局對廣州櫻奈兒化妝品有限公司飛檢時發現:現場抽查黎蓓露時光屏障舒緩精華水(EXP:2021/06/05)未按備案配方組織生產,標簽上配方與備案成分不一致;未落實檢驗管理制度,企業未能提供逆時光艾地苯密集精華(EXP:2021/05/09)的檢驗原始記錄。

高額門檻,大單模式被指壓榨代理


加入黎蓓露可以獲得不菲的收益。在各類文案中本網看到了不少關于再加入黎蓓露后獲得成功的軟文。在某軟文如此寫到,黎蓓露某團隊聯合創始人經過三年時間發展到了千人團隊,帶領很多大學生和寶媽成功創業,并獲得不菲的收益。而自己也從0開始,實現了存款百萬的夢想。


那么事情的真相果真如此嗎?對此有網友表示,自己當初加入黎蓓露確實就是奔著賺錢而去的,但是加入后卻發現根本不像說的那般美好。本網注意到,相較于大多數微商399元、幾十元、甚至0元的小額代理門檻而言,黎蓓露的代理門檻則要高出許多。據悉,黎蓓露的代理分為三個級別,明面上的代理有3萬皇冠、20萬總代、70萬合伙人,隱藏的還有300萬執行董事、600萬招商CEO、2000萬操盤手、1個億級別的股東。其中,合伙人擁有開店資格。級別越高,拿貨價格越低。


此外,黎蓓露還設計了一套誘人的返利制度,如下圖所示,無論同級推薦、跨級推薦還是特殊跨級推薦都將獲得對應的收益。


除此以外,每個級別的代理都有業績要求,其中皇冠須在三個月內補貨2萬以上,最低拿貨量為9000元,并須繳納保證金5000元;總代須在三個月內補貨6萬以上,最低拿貨量45000元,并繳納保證金10000元;合伙人須在三個月內補貨10萬以上,最低拿貨量100000元,并繳納保證金50000元。業績不達標,須按門檻級別補貨。


該運營模式被指壓榨代理,為了賺錢,上級會鼓動你不斷升級。高額的門檻下,上線會鼓動你去湊錢,哪怕通過高額貸款。就連張書璧再給微商洗腦時,也讓大家信用卡套現、銀行借貸,甚至是借高利貸。某代理商稱:“我交了2.5萬后被要求升級到60w,但自己根本沒有那么多錢,后來想讓他們退還,卻遭到推諉。”代理商麗麗(化名)告訴本網,產品用的感覺確實還不錯,但這個代理級別跨度太大了,拿了個代理后,然后上家逼著你再升級,上家直接說有多少就給他多少直接打定金,想盡辦法鼓動你升級,本來3萬的貨還沒賣完剛拿到手就開始讓你60萬,這樣確實有些吃不消了。另一代理表示:“當她們逼我拿60萬出來的時候,便發覺不對勁便退出了。但還是有很多人因此背負著高利貸,這種傳銷模式真的好可怕!”


代理權益難保,售后退款變相克扣


代理商透露:黎蓓露洗代理的錢,瘋了一樣。鼓勵他們貸款湊60萬給上級沖級別,鼓吹暴富。在強大的宣傳造勢下,不少代理商甚至抵押了房產,借貸幾百萬去做。為了賺錢需要開店,而這個需要先要做到70萬代理,才有資格開店。


在被迫選擇升級后,大量的代理因高額的貸款出現沉重的債務問題,部分代理想選擇退款退出,卻遭到了上級或企業的刁難,公司方面拒絕解決售后問題。代理商稱,有人幾乎被升級逼到了絕路。此前一位父親曾對此控訴自己的女兒深陷其中,本是乖巧的女兒竟然背著家人向朋友借錢,還借了一些高利貸,只為了湊齊50萬而做這個所謂的“事業”!由于女兒的執迷最終甚至影響了婚事,但是苦苦的哀求換來的只是張書璧的無動于衷。這位父親表示無比的痛心和氣憤,只想解救女兒。但張書璧的態度始終十分強硬。



根據黎蓓露的要求,要想退款,必須要進“動銷營”才能退款。動銷營是什么?所謂動銷,就是換購促銷。據介紹,每一次動銷,黎蓓露均會拿出一些自家產品進行低價換購,刺激消費,幫助經銷商出貨。但是這種動銷也被認為存在貓膩。有代理商稱,“張書璧利用一些周邊產品,例如印著黎蓓露的身體乳、洗護套裝,美其名曰限量品高級絕版貨,讓代理搭售。但這種搭售并非是贈送,也是要花錢買的。比如買5000元+199元送一個枕套,其實這個枕套代理的拿貨價就是199,這樣一來賺錢的只是張書璧,代理根本沒有利潤。”


即便如此也并不能完全退款退貨。代理商稱,退出的話需按照低級代理清算,比如你是60萬合伙人,你賣出去了20萬,還有40萬的貨,那你賣出去的20萬按照總代結算,也就是說不能退給你40萬,要扣掉20萬的差價,如果你有上級,還要扣除大概4.5萬的拉人頭獎勵金,美其名曰團建費。”


這樣的做法引發了眾多代理商的不滿,但卻又無可奈何。還有黎蓓露內部人稱,張書璧鼓吹開店,利用的就是每個女人心中都有一個開美容院、花店、咖啡廳的心理,還有一部分是賭徒心態。讓他們以為線上不好做,開個店就能救活,實際上實體沒有成熟的系統就是雪上加霜,很多店都開沒多久就關了。而張書璧卻說實體店要養1-2年。試問,這一兩年,張書璧能給多少支持和補貼?但是面對質疑,張書璧常常用你比我有錢嗎?暗示自己有實力和背景,變相恐嚇、警告代理商們老實一點,不要鬧事。


對公賬戶為私戶被指逃避監管?


還有代理爆料稱,張書璧還可能涉嫌逃避監管,逃脫稅款繳納。對公賬戶也被曝只是私人賬戶。


該代理稱,2018年下半年,在政府準備出臺強制法規整頓稅收的時候,張書璧在微信群說:注冊會計師已經收到國家學習微商財稅的文件,“千萬級的更不可以、絕對不要發付款截圖,付款截圖不要發朋友圈”。“回款說明1、所有家人打款附注不要填公司、貨款、產品名稱字樣,若備注了,需要退回重新打款。2、打款附注只填其他,也可以不填,截圖時向財務說明打款事由。3、60萬以上打款須先知會財務號(后),不能把大額資金打入同一張銀行卡。”


黎蓓露三個對公賬戶是個人賬戶。這三個賬戶收款人分別為蘆建英(廣州交通銀行新港西支行)、竺正英(招商銀行海珠支行)、屈家珍(湖北銀行荊州紅門路支行)。黎蓓露限時降門檻升級和主要的微商合伙人都是打款到這些賬戶的。


此外張書璧還要求代理商瘋狂刪除掉此前有大額數字流水的朋友圈,聲稱不準出現3萬以上的、20萬、100萬合伙人、300萬執行董事、1000萬操盤手的字眼。最后大家一起將含有“60萬、300萬”字眼信息在朋友圈、qq空間、微博等全部刪除。


張書璧此舉被認為是為了應付電商改革,尤其是稅務改革,讓代理商打款到私賬,且不讓做任何備注,為了更好地躲避逃稅責任。而后公司法人代表、執行董事和總經理等職務和股權關系悄然發生變更,使得張書璧在名義上脫離了黎蓓露。


投訴眾多屢遭質疑的黎蓓露還能走多久?


本網注意到,無論是在百度貼吧,百度知道,還是知乎等多個論壇或討論平臺,都不乏對黎蓓露的控訴。其中以產品的功效和涉嫌傳銷問題為主。


有網友表示,使用了三個月后,白頭粉刺依然很多,并且臉頰泛紅的不知如何是好;還有網友稱,堅持用了兩年,結果下巴臉頰處全是閉口;也有網友表示,用了四個月紅血絲沒有一點改善反而比以前更加紅了。還有網友留言發帖質問,黎蓓露涉嫌傳銷為何有關部門不予以查處?



網友質疑公司的運營模式總是步步為坑,比如此前一報料稱,張書璧騙人沖業績,不讓問返利,最終返利多少由她說了算。張書璧表示,沖到2000萬可以從公司拿到200萬返利。某代理相信了張書璧的宣傳,為了沖上2000萬,從自己母親那拿到85萬元。張書璧答應返她200萬,不料最終張書璧只給了她20萬。由于當時母親所用的錢為公款,這也導致公款無法填補,母親因此獲刑入獄。該代理去祈求張書璧,但不僅沒有幫助她反而將其旗下的下級代理商一并挖走了。


更為嚴重的是,有網友爆料稱老板即將跑路。該網友如此寫道:張書璧,之前公司注冊資本10w。后來要跑路了,跑到國外活動,美其名曰是開發國外市場,其實是不敢回國。網友稱,公司現在的法人是她親姐姐,一個教書的。媽媽在幫忙管理倉庫。老公是個越南難民,逃到瑞士,吹他是瑞士銀行高管,其實就是小職員。


經查詢后發現,公司的法人確已更換,張書璧2018年7月19日轉讓公司100%股份給張小溪,黎蓓露公司變成張小溪獨資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兼總經理由張書璧變更為張小溪;2019年5月17日黎蓓露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又由張小溪變更為CORREY-RETIERE,Steven,張小溪仍為公司實際控制人,獨資持有。而CORREY-RETIERE,Steven同時還是廣州研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該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是蘆建英,蘆建英曾長期擔任黎蓓露公司的監事。而蘆建英就是張書璧的母親,張小溪則是張書璧姐姐。張書璧在微信上對跑路傳聞予以否認。但一些代理商似乎并不買賬。在某群里討論稱,張書璧天天在國外,把公司法人改成外國人,感覺都是部署好的。


在質疑聲四起下,黎蓓露遭遇了一些代理商的逃離。本網注意到,在黎蓓露貼吧內,亦或是知乎等平臺,已有大量代理疑似不堪重負選擇清貨。其中某代理如此寫到:清貨,需要的人來,最好是能全部帶走的,可以抹個千八百的,多了我接受不了,因為已經賠了將近一半了。還有幾十萬的貨,急著回錢,低價清理。


關于黎蓓露的持續動態,輿情觀察網將持續關注。


Copyright © 2002-2013 Copyright © 2012-2018 www.gfopsa.live 中國旅游新聞網_跟著中國旅游地圖一起行走在路上 版權所有備案號:滬ICP備11049360號-1  
服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今晚上四不像图 正牌